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日歷  > 正文

1926年1月25日,軍校調第2師官長回校接受訓練

日期:2018-01-29 11:11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賈曉明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1926年1月25日,軍校調國民革命軍第2師官長回校接受訓練。第2師是國軍中一支歷史悠久的部隊,最初由黨軍第1師教導第4、第5兩團組成。該師自成立至結束,歷時28年。執掌第2師者先后14人,其中任職時間最長者為劉玉章,五年;最短者為上官云相,僅一月。第2師自成立起,以黃埔軍校師生為主,可謂國民黨中央軍之嫡系正統。師長中出身黃埔官校者8人,日后進階上將者3人(劉峙、顧祝同、劉玉章)。但縱觀第2師前期歷史,在北伐戰爭、軍閥混戰、圍剿紅軍時期屢屢受挫,表現平平,唯在抗戰中其表現尚有可圈可點之處。抗戰勝利后,第2師被投入東北內戰,于1948年10月在營口被解放軍殲滅大部,其余退往上海、舟山等地,1949年8月撤退至臺灣,被稱為“撤臺部隊之首”。1952年6月1日,第2師與第40師一部并編為第33師,國民革命軍陸軍第2師至此退出歷史舞臺。關于國軍第2師的發展歷史,已有相關研究,這里不再贅述,現僅從不同視角對第2師軍史中幾段“逸史”整理歸納,以饗讀者。

  北伐中“孕育”出“福將”

  1926年2月26日,第2師師長王懋功因涉嫌“圖謀不軌”被免職,調教導師副師長兼參謀長劉峙(江西廬陵人,保定官校2期步科)升任師長。7月,該師于廣州誓師北伐,由韶關入湘。北伐戰爭中,1926年9月至10月,配合友軍攻擊湖北武昌。9月2日,北伐軍開始攻擊武昌,戰斗以第1軍第2師攻擊忠孝門至東北城角。第2師炮兵自小龜山向武昌城轟擊,步兵向攻擊目標前進。黎明時才到達攻擊準備位置,還未接近城垣。各部隊因傷亡較大,于早6時許全線停止攻擊。9月5日凌晨3時許,北伐軍再次攻城,第2師進至距武勝門三四十米處,因炮火壓制不住吳軍,而無法前進。不久因糧草不濟,武昌吳佩孚守軍投降。

  10月,劉峙率第2師入贛作戰,9日進抵南昌城下。12日傍晚,蔣介石來到南昌城外2師陣地,第1軍的黃埔系將領信心十足,出現輕敵情緒。誰知當天夜間,孫傳芳軍組織敢死隊蜂擁而至,打了正準備攻城的2師一個措手不及,2師6團被包圍,幾乎全軍覆沒。此時南昌城門大開,城中孫軍主力全數殺出,北伐軍潰不成軍,一直敗退到贛江邊。黑夜中,2師邊打邊撤,逐步退往贛江西岸,死傷無數。直到天亮,劉峙才穩住陣腳,一查點,才發現部隊損失大半,裝備物資大多丟棄,2師5團團長文志文、6團團長張漢章等陣亡。但蔣介石只是責罵第1軍副軍長王柏齡、第1師副師長王俊“根本不是帶兵人才”,而另設總預備隊,由第1軍的第1、2師及炮兵團組成,由劉峙任指揮。

  1927年8月25日夜,發生了孫傳芳軍與北伐軍之間最激烈、最具決定性的龍潭戰役。此時劉峙部隊擬到杭州休整。26日凌晨,孫傳芳軍搶渡烏龍山成功,白崇禧在無錫車站就近指揮駐扎滬杭線的1軍2師火速增援龍潭。劉峙即令副師長徐庭瑤率部迎擊,自己馬上從杭州起程,親率第4團趕往鎮江,指揮作戰。8月28日,劉峙在行軍途中,所乘火車與另一火車發生相撞事故,死傷200余人,但劉峙只是負了輕傷。他帶傷指揮部隊轉入防御。30日凌晨,劉峙正要部署2師全面進攻,孫傳芳的反擊就開始了,炮火連天,劉親赴第一線督戰,但無法抵擋孫傳芳的攻勢,正在不支之際,桂永清率援軍趕到,幫劉峙打退了孫軍的進攻。

  北伐軍攻占臨淮關后,因敵我雙方情況不明,一時指揮混亂,北伐軍部隊奉命向后撤退。而劉峙的第2師(劉兼師長,徐庭瑤任副師長)在臨淮關向北警戒,沒有得到退卻命令,也沒有與其他退卻部隊取得聯系,于是繼續向蚌埠前進,在長淮衛與已無斗志的北洋軍張宗昌殘部遭遇,很順利地擊潰了敵人,進而占領了蚌埠。劉峙因此被何應欽稱為“福將”。

  湯恩伯被蔣介石解除師長職務

  1928年,湯恩伯調任中央軍校擔任第6期學生總隊大隊長。后來蔣介石成立教導師,由軍校選拔干部,張治中提名,欲調湯恩伯到該師以團長任用。據說蔣介石以團為經理單位,湯不會管錢為由,沒有批準。但隨后蔣介石觀察湯的器識,發現湯對自己的人事安排并無怨言。1928年冬一個下雪的星期日,蔣介石早起到軍校視察,發現只有湯恩伯帶著軍校學生在跑步,蔣看到后很高興,不久升他為少將旅長。在中原大戰中,蔣介石又聽說湯恩伯經常自己背一支沖鋒槍到前線同士兵一起同甘共苦。蔣介石對湯恩伯的表現非常滿意,于是給予不次之遷,1931年12月26日,湯恩伯調任國軍第2師師長。

  1931年,蔣介石對鄂豫皖紅軍根據地發動“圍剿”。蔣介石將湯恩伯的國軍第2師布置于北亞港東南商潢公路上的傅流店、豆腐店、江家集一線,企圖以商城、潢川地區為陣地,構成一條隔離地帶,以便于在“圍剿”中各個擊破紅軍。對此,1932年元月中旬,紅軍在河南省商城縣、潢川縣地區發起商潢戰役,由徐向前(黃埔1期)率紅4軍的3個師北進,同時又令在皖西的紅25軍73師西進,以便集中力量,在商、潢地區突破。根據國軍的兵力部署,徐向前計劃戰役的第一步,“腰斬”國軍第2師,控制商潢公路,切斷商、潢兩城敵軍聯系,繼而奪取縣城。

  1月19日,紅軍在徐向前的指揮下發起攻勢。四個主力師合力作戰,先后在北亞港、傅流店殲滅國軍2師400余人,并占領了豆腐店、江家集、仁和集、河鳳橋等地。湯恩伯率國軍2師倉皇逃往潢川,紅軍完全控制了商潢公路,也切斷了固始與商城之間的聯系。紅軍鑒于商城城堅難破,而國軍2師等部隊尚未遭受重創,遂決定“圍點打援”,對商城圍而不取,伺機在商潢公路附近運動殲滅來援之敵。

  2月7日,國軍2師等部出動19個團,沿商潢公路向紅軍進攻,意在解商城之圍。結果在2月8日上午被紅軍包圍。國軍第2師依仗武器精良優勢發起進攻,激戰至下午,湯恩伯的第2師指揮部被紅軍迂回包圍,于是率先后撤,導致軍心動搖,全線潰退,被紅軍一直追到潢川附近,全師大部被殲。蔣介石一氣之下,解除了湯恩伯的師長職務。

  實彈射擊事件

  1928年7月25日,根據編遣會議的決定,第2師發生了重大變化,原第2師于江蘇徐州縮編為第1師第1旅,旅長為徐庭瑤,以第9軍第3、第14、第54三個師以及第9軍教導團縮編為第2師,師部于安徽蚌埠成立,轄三旅六團(17862人),師長由第9軍軍長顧祝同(江蘇安東人,保定官校6期步科)降任。第9軍各師的團長有黃杰、樓景月、王敬久、孫常鈞、李樹森、趙國聰、王勁修、柏天民、黃維等,多為黃埔1期生;副團長、營長、連排長多來自第1至5期。因此,外人也把這支部隊看成和第1軍一樣的蔣介石嫡系部隊。第2師成立之初分駐宿縣、蒙城、阜陽整訓。顧祝同先后在第2師師長任內近3年的時間,平時不嚴格要求紀律,不禁官兵嫖賭,只要求能沖鋒不怕死就行。對作戰陣亡的或受傷的軍官,都有比規定多一些的安家撫恤費;年紀老了不能再當兵的老行伍,或安置于所辦的農場,或給資本經營小商業;還辦有子弟學校,幫助退伍的官長子女上學;退伍的官兵再去找他,也從不讓他們空手而歸。總之,由于他處處對部下示以寬厚,因而得到第2師官兵的擁護。

  雖然如此,當蔣介石對第2師進行人事調動時,即使是老部下,顧祝同也事事小心謹慎,對蔣介石絕對服從。1929年1月,第2師于蚌埠進行軍事演習時,發生了實彈射擊事件。2師在蚌埠整訓時,蔣介石發現黃國梁、涂思宗兩個旅長不是黃埔學生,有意要把黃埔第1期學生提升起來當旅長,又礙于黃國梁、涂思宗兩人在這支部隊里時間很長且作戰有功,一直沒想出把他們換下來的理由。1929年1月,蔣介石命第2師在蚌埠附近舉行一次戰斗演習——“旅對抗”:第4旅由臨淮關向蚌埠攻擊,第5旅防御蚌埠,裁判官由蔣介石親自擔任。演習于凌晨開始,當天大霧彌漫,兩支部隊快接觸時雙方忽然發生了實彈射擊。蔣介石在蚌埠南邊高地上觀看,恰巧有實彈從他附近飛過,幸未傷人。他馬上下令停止演習,集合連長以上軍官講話,要查出放實彈的官兵,否則先把兩個旅長扣留查辦。大家看到情況這么嚴重,誰也不敢承認自己放了槍。結果,過了幾天,黃、涂兩個旅長同時免職,送去陸軍大學受訓;樓景月、黃杰同時升任了旅長。涂思宗離開部隊時對人說:“這是總司令不要我同黃國梁干,演習出事故只是一個借口。不把我們攆走,樓景月、黃杰怎么能升旅長呢?師長(指顧祝同)是知道的,他只要能保持他的職位比我們多一個時期就很好了。”

  二次北伐中李延年濟南抗日

  1928年4月,國民黨開始第二次北伐。蔣介石所率北伐軍節節勝利,很快就攻入了山東省。1928年4月,第2師參與第二期北伐。4月下旬,日本政府借口保護僑民派兵陸續抵達濟南。日軍進入濟南后迅速開始了作戰準備。5月1日,劉峙率領第2師部隊(當時隸屬第1集團軍第1軍團第1軍)開進濟南。3日,日軍突然聲稱北伐的國民革命軍,對城內的日本僑民進行搶劫、強奸、屠殺,日軍開始非法阻攔中國軍隊,殺害無辜居民,是為濟南事變,在沖突過程中扣押了國民黨外交部部長黃郛,逼迫中國外交官承認中國人虐殺了日僑,在遭到言辭痛斥后,惱羞成怒的日軍殘忍殺害外交官蔡公時以及署里其他人員。

  蔣介石、劉峙隨即離開濟南城,離城前蔣介石駁回了劉峙讓李仙洲部留守的意見,親自命令第2師5團(團長為黃埔1期、年僅23歲的李延年)和第4軍團第41軍第91師的鄧殷藩團留下守城,并親口對李延年說:“你至少要固守兩天以上,并且一定要等到日軍真正向城內來強行進攻之后,你才可自動與蘇(宗轍)部向泰安方面撤退。”當時李延年正因在龍潭戰役前不服從白崇禧的調遣而受到撤職留任處分。李延年接受命令后當場表示“一定死守濟南城”。

  留守濟南城的李延年率部堅決抵抗日軍進攻。當他發現日軍齋藤所部準備猛攻濟南內城西門時,于5月9日向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報告說其要“自衛抗拒”。蔣介石也知道對日軍的“抵抗”正在進行,很是掛念李延年和第5團,他在5月10日的日記里寫道:“聞倭軍攻擊濟南城甚烈,不知李(延年)團死傷如何?嗚呼!”10日,蔣介石“速即放棄濟南城”的命令到達后,李延年部才開始撤退,但在蔣介石的命令送達前,李延年率部已經將攻城日軍一個營“全部殲滅”。第5團突圍出濟南城時,已是11日凌晨。

  抗戰中官兵同仇敵愾

  1932年3月1日,第1師第2旅旅長黃杰(湖南長沙人,黃埔1期)升任第2師師長。1933年1月日軍侵犯熱河,第2師奉命北上抗日,參加了著名的長城抗戰,抗擊日軍于古北口之南天門,與日軍激戰5晝夜。一種說法是,5晝夜之內,第2師陣亡軍官38人(陣亡營長2人、連長8人),士兵902人,受傷軍官131人(受傷營長3人,營副一人,連長11人),士兵2033人,合計傷亡3104人,戰至5月撤防,2師撤往河北懷柔休整。

  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后,2師官兵奉命參加徐州會戰等戰役。趙公武(廣東大埔人,黃埔軍校潮州分校1期步科,黃埔軍校高教4期,陸大將官甲1期)升任師長后,1938年8月,第2師參加武漢會戰,于江西瑞昌東北地區作戰20余日,在瑞武一線激戰49晝夜,成功阻擊日軍久留米師團(即18師團)3萬余人的進犯。

  第一次長沙會戰時,第2師作為15集團軍第52軍主力,據守新墻河陣地。第2師胡春華營自戰斗開始即誓死堅守陣地,與敵相持三晝夜。在戰斗中,除7個負重傷的士兵先后退出陣地外,其余自營長以下全部與陣地共存亡,無一生還。1939年9月23日晨,日軍集中80多門火炮向防守新墻河南岸的第2師陣地猛烈炮擊一小時,后日軍第6師團開始強渡新墻河,但遭到第2師等國軍各部的頑強阻擊,日落時分,雙方仍在新墻河一線對峙。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第2師一位名叫曹錫的上等兵,在新墻河之南、新墻鎮之西的王街坊阻擊日軍的戰斗中,使用機槍和手榴彈,一人擊斃日軍500余人,師長趙公武立刻晉升他為班長,又賞法幣30元;《大公報》《中央日報》報道了他英勇殺敵的事跡,著名作家田漢為曹錫所在的52軍編寫了新歷史劇《新戰長沙》,公演時引起轟動,后世稱他為“兵魁”“最勇敢的抗日軍人”“抗戰中殲敵最多的猛士”。

  1939年9月,第2師因傷亡過重,縮編為三團制師,后輾轉廣西、湖南、云南各地。1945年8月,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9月,第2師開赴越南海防受降。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香港六合彩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