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黃埔軍校同學會2012">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軍校  > 正文

黃埔軍校招生

日期:2016-05-04 15:17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南堤2號門前自掛出了黃埔軍校籌備處的牌子后,門里門外開始忙碌起來,人群絡繹不絕。與此同時,市內的大街小巷也貼出了黃埔軍校的第一個《招生簡章》。

  (1)名額分配、報考條件和招生工作

  關于黃埔軍校第一期的招生和生源,軍校籌委會決定在全國19個省進行招考。1924年2月10日,擬定招生名額為324人。分配各省區招考學員名額:直隸、山東、山西、陜西、河南、四川、湖南、湖北、安徽、江蘇、浙江、福建、廣東、廣西14省每省12人,計168人;東三省、熱河、察哈爾計50人;湘、粵、滇、豫、桂軍5個軍各15人,計75人;國民黨先烈家屬20人;留有9個人的名額作為機動。另招備取生30人至50人。

  關于考生要求,軍校籌委會最初擬定的簡章,要求學生必須“明白主義”,學歷上要求中學或相當于中學畢業,而身體則要“強健”、無眼病、無肺病和性病。考試要筆試口試,考的內容是作文、政治和數學。

  黃埔軍校招生雖說是全國性的,但實行起來困難很大。在國民黨有一定影響的幾個省份和地區,可以在《民國日報》上登幾則啟事。但在軍閥盤踞的多數省份,卻不能公開招生,甚至有的省份的軍閥竟下令學生不得出省一步。那時的國民黨組織松散,對全國招生如何進行無能為力。眼看著各地報考工作要落空,孫中山焦急萬分,廖仲愷急忙找到中共總書記陳獨秀。陳獨秀召集在國民黨中任職的中共黨員譚平山和中共廣東區委書記陳延年,決定以中共中央和共青團中央名義向各地組織發電,沖破軍閥障礙、挑選優秀分子赴廣州應試。

  黃埔軍校招生消息傳出后,各地有志青年報考十分踴躍。因為各地軍閥并不支持甚至反對這樣一個新生軍事學校,招考的第1期學員采用秘密招生方式。為了保證學員政治質量,每一名學員錄取時要有兩名擔保人。當時除在廣州可以公開進行外,其余各省因都在軍閥統治下,不能在這些地區公開招生,因之委托出席國民黨“一大”的各省代表回原籍后代為秘密物色選拔考生來校應考。

  由于當時國民黨在許多地方還沒有建立組織,因此,非常重視培訓革命軍事干部工作的中國共產黨,在黃埔軍校的招生工作中起了突出的作用。當時正是國共合作時期,中共黨組織可以保送初試。在黃埔軍校招生期間,各地黨組織積極動員和選送符合條件的共產黨員、青年團員和革命青年報考。3月,共青團廣州地委發出第7號報告,稱將在廣州創辦軍官學校,擬派三、四名同志赴考,預備在將來參加軍人運動。共產黨人何叔衡在湖南長沙負責辦理軍校第1期秘密招生事宜,介紹趙自選、陳作為和郭一予等持函到上海見毛澤東。當時,毛澤東、惲代英負責上海的招生工作。

  時年31歲的毛澤東,精力過人,膽大心細,他傾全力幫助黃埔軍校招收各地英才。查閱《陸軍軍官學校第一期第一至第四隊詳細調查表》,可見在學員親筆填寫的“入校介紹人”一欄中,有5名湖南學員的入校介紹人中都有毛澤東的名字,這5人是:新田縣的蔣先云,耒陽縣的伍文生和李漢藩,衡山縣的趙楠,醴陵縣的張際春(非后來的解放軍第2野戰軍副政委張際春,兩人同名同姓同鄉,考入黃埔軍校第1期的張際春畢業后曾任國民革命軍團長,在蘇聯學習兩年回國后到上海中央軍委工作,曾擔任上海總工會糾察隊副總指揮,1933年病逝)。1924年3月,由毛澤東出面在軍閥孫傳芳的眼皮底下,在上海秘密組織了一個黃埔軍校分考場。所謂分考場是指整個長江流域各省份的考生先到這里集中,經過篩選,再赴廣州參加總考。毛澤東在這里給許多人發放了路費和證明,送他們登上南下的火車和輪船,多年后這些熱血青年還記得,在送別的時刻,毛澤東都會說一句“讓我們相約在廣州”,都記得毛澤東在碼頭上那清瘦的身影和真誠的祝愿。

  (2)各地優秀青年云集廣州參加考試

  軍校的入學考試是嚴格的,標準要求也很高。

  報考者一般要經過3關,第一步是各省區的初試,第二步是大地區范圍內的復試,第三步是軍校的總考試。基本程序是,全國19個省區分別先進行招生初試,初試合格后再介紹到上海、重慶等地復試,如當時毛澤東即在上海負責初試工作,初試合格后再送到廣州參加總考試。軍隊也是如此,東路軍總部及其所轄各部隊之下的軍官數十人報考軍校,東路軍總部為慎重起見,先在本部預考,合格者再送軍校復試。從總體上看,報考青年的文化水準也比較高,約有1/3是中學或專科學校畢業生。報考人數至3月27日已達1200余人,超過計劃招生人數3倍多。

  在報考軍校的過程中,也避免不了有魚目混珠者。有些人把報考軍校作為追名逐利的捷徑,想通過不正當辦法進入軍校。為保證學員質量,軍校試驗委員會于4月7日在廣州《民國日報》刊登公開啟事,謝絕各方推薦函件,鄭重聲明堅決按考試成績,擇優錄取新生。

  徐向前投考黃埔軍校的第一步是他在《新青年》看到了《招生簡章》。這個因為在學堂上大講雪恥救國故事而被迫辭職的小學教師,從此立下宏愿,要到黃埔軍校去做一番救國救民的大事業。他悄悄約上幾個同鄉白龍亭、孔昭林、趙榮忠、郭樹棫等,從山西來到上海,在環龍路一號進行了初考,在被錄取后,又從上海直奔廣州。

  出身書香門第的杜聿明和他的要好同學閻揆要、關麟徵、張耀明等,也是從《新青年》雜志上得知黃埔軍校招生的,便從陜西匆匆趕來。然而,考期已過,多虧了陜西同鄉、同盟會元老于右任先生的舉薦,才獲準補考。否則,在后來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將軍方陣里就會少一位閻揆要中將;在后來的長城抗戰中,國民革命軍里也就少了一位關麟徵師長,昆侖關大戰則會少了一位杜聿明軍長。

  陳賡、宋希濂等報考黃埔軍校,則是屬于現代職場中的“跳槽”行為。他們原先報考的是大元帥府軍政部部長程潛主辦的“湘軍講武學校”,被錄取后于1924年1月到廣州入校學習。3月,當黃埔軍校招生的布告貼出后,陳賡、宋希濂等在沿珠江長堤散步時看到了招生簡章,真是喜出望外,他們一面仔細地研讀,一面在心中琢磨:“革命青年不應分散力量,甚或為私欲者所利用,而應集中黃埔訓練。”(陳賡《我的自傳》,見《陳賡日記》,第229頁)他們當即議定:退出講武學校,報考黃埔。陳賡、宋希濂在入學考試后被順利錄取。他們的這一行動,也帶動了原講武學校的其他學員如左權等堅決要求轉學到黃埔軍校,由此有了半年后的集體大“跳槽”,原講武學校停辦,卻為黃埔軍校平增了150多名學員。

  在這第1期考生中,以后成為著名將領的胡宗南則是哭進黃埔軍校的。胡出生于浙東寧波鎮海陳華埔朱家塘村一戶小藥店主之家,聰慧好學,讀小學以全縣第二名的成績畢業,讀中學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中學畢業后,因家庭經濟窘迫,他失去了繼續深造的機會,被迫回到孝豐縣立高等小學堂擔任國文、歷史、地理教員。除教書外,他把大多數時間用來閱讀古代史學名著,了解天下大事。1921年暑假,他游歷了北京、天津、山海關等地,隨后他便斷言10年后,中日必然發生戰爭,恰好1931年發生了“九·一八”事變。憑他對事物敏銳的洞察力,他在黃埔軍校讀書時被公認為“預言家”。

  廣東黃埔軍校在上海秘密招生時,胡宗南決心報名投考。黃埔軍校在華南國民黨控制地區是公開招生的,但是在北洋政府控制的地區只能由國民黨和共產黨在地下秘密主持進行。先是在上海初試,合格者再去廣東復試。上海初試的主考官是毛澤東。胡宗南十分容易地通過了初試,然后發給路費。學員們分期分批被秘密送往廣東。

  廣東的復試特別嚴格,首先是資格審查,按黃埔軍校《招生簡章》第4條第1項規定,投考者“年齡18歲以上,25歲以內”,而胡宗南當時已經是29歲,根本就不符合條件,但可以在報名冊上做一下手腳。接下來便是按照黃埔軍校《招生簡章》第5條的規定,進行身高、肺量、視力、聽力、體重等項的檢查,軍校考試委員會把身高放在了體檢的第一位。

  考官先讓考生排成一隊,這一下胡宗南的身高弱勢十分明顯地暴露了出來,在長長的隊伍里,他這個不足1.60米的個子差不多比別人矮了一頭還多,身體又較弱。考官當即把胡從隊伍里拉了出來,并且毫不客氣地說:“你根本不是當兵的材料。”這也就是說,胡宗南被取消了考試資格。

  這一結果對胡宗南簡直是致命的打擊。他看著教官那張嚴肅的臉,沒有一點通融的余地,再想到自己有家不可回,上海的生意又欠債累累,就放聲大哭起來。舉目無親,找不出一個朋友或熟悉的人來幫忙,他真的是已步入人生的絕境了。

  哭了一會兒后,胡宗南猛然間站了起來,他真是火冒三丈,慷慨陳詞,責問把他拎出來的教官:“憑什么不讓我參加國民革命?革命是每個年輕人的義務!個子矮怎么了?拿破侖的個子也不高,不一樣馳騁疆場?校總理孫中山先生的個子也只有1.68米,校黨代表廖仲愷先生更矮嘛!國民革命怎能以相貌取人呢?”那個教官見狀驚得目瞪口呆,可胡宗南的嗓門越來越大,他大喊了起來:“孫中山先生的主張為什么得不到實現,就是因為你們這些人讓許多熱血青年報國無門!”考場上這么大的動靜,驚動了正在另外一個房間里的廖仲愷。

  廖仲愷出門一看,就樂了,他對著胡宗南也大聲喊道:“這位同學,我批準你參加考試。”接著轉身回到房間內,寫了一張字條交給胡宗南。字條上書:“國民革命,急需大批人才。只要成績好,身體健康,個子矮一點也是應該錄取的。”憑著廖仲愷的字條,胡宗南被特許參加了接下來的文化考試。整一個月后,黃埔一期學員入學考試發榜,胡宗南被列在備取生一欄中。那時的廖仲愷當然不會想到,這個姓胡的小個子后來成了肩扛3顆金星的上將。

  (3)黃埔第一期學生的錄取和開學

  1924年3月27日,黃埔軍校以廣東大學、廣東高等師范學校為試場,舉行第1期新生入學考試。第一門考作文,題目是要求考生論述中國貧弱的原因和挽救之良策。還有數學、歷史、地理等科目的考試。各地投考的學員共1200余人,3天試畢,因考生學識較佳者頗多,故酌量多取。4月28日發榜,經嚴格考試,第1期共錄取正取生350人(還有說360人或372人),備取生120人(還有說117人或100余人)。在第1期錄取生中,約有共產黨員近60人,占學員總數的1/8。

  當時負責籌建軍校和招生工作的張申府回憶說:第一次國共合作后,孫中山在蘇聯、共產國際和中國共產黨的幫助下,著手籌建黃埔軍校。軍校完全是按照蘇聯紅軍的原則和制度建立起來的。孫中山請來幾名蘇聯教官作為軍事顧問參加軍校的籌建工作,他們中間有人講英語、德語,由我給校長蔣介石當翻譯。那時我一面在廣東大學教書,一面參加籌建黃埔軍校工作,具體負責第1期學員的報名、入學考試和錄取工作,并負責安排課程表。不久后擔任黃埔軍校政治部副主任。軍校招生簡章在報上登出之后,來自全國各地的報名學員十分踴躍。初試合格的各地學員需要到廣州再通過復試才能最后被錄取。第1期學員的試題,是我同幾位蘇聯顧問事先商定的。考試分筆試和口試兩種,我主要負責學員的口試,同時還兼管筆試監考和閱卷工作。錄取揭榜時,共產黨員蔣先云名列第一。

  5月5日和7日,經過考試選拔的400多名第1期學員正式入校上課。編為4個隊接受新兵訓練。正取生編為第1、第2、第3隊,備取生編為第4隊,分別以呂夢熊、茅延楨、金佛莊、李偉章為各隊隊長(其中茅、金是共產黨員)。

  孫中山在這時急于抓軍隊,急需辦軍校培養人才,來廣州報考軍校的又多是熱血青年,所以,能錄取的盡量錄取。這第一期來報名的青年以南方人居多,從北方來的青年較少。為此,軍校在招生中特別注意招收來自北方的青年,從山西來的徐向前等10多名考生,還有從陜西來的閻揆要、關麟徵、張耀明、杜聿明等10多名考生在于右任的保薦下,都被錄取了。

  招收的黃埔軍校第1期學生,于1924年5月入學,陸續到黃埔長洲島入校報到。島上的原舊軍校校址因年久失修,荒草遍地,軍校組織力量進行大掃除,維修校舍,披荊斬棘,除穢去污,使這片從前的蛇鼠聚眾的廢墟,“一變而為躍馬談兵之地”。

  第1期學生,學期規定半年,均為步兵科,組成學員總隊。鄧演達為學員總隊長,后嚴重接任。初期為4個隊共470人,11月底畢業,及格者456人。后由湘軍講武學堂合并到軍校的158人及四川送來的21人編成的第6隊學員也歸入第1期,因此這期畢業生實際為635人。

  這期畢業生除部分留軍校外,大多數分配到新成立的教導團,其余派往海軍、空軍、工人糾察隊、農民自衛軍等任軍事教官或從事政治工作。在這期學員中,有入學考試和畢業考試都考第1名的蔣先云,還有后來成為共和國元帥之一的徐向前,在北伐中終以舍生忘死取義實踐了“誓以我血澆灌革命之花”誓言的曹淵,還有胡宗南、宋希濂、杜聿明等國民黨方面的著名將領。總的概括來看,第1期學員有以下特點:一是當時軍校不公開招生,學員來自冀、魯、晉、豫、陜、甘、江、浙、皖、贛、鄂、湘、川、閩、粵、桂、滇、黔、吉、黑、蒙21個省,除新疆、西藏等外,其余各省差不多都有人參加,最多的是湖南197人,廣東108人;二是學員年齡相差懸殊,最小的譚煜麟僅16歲,最大的丁虎39歲;三是學員文化程度不平衡,從小學到大學都有;四是出身復雜,有軍官、學生、工人、農民等,但家庭富有者很少。

  第1期學生為黃埔軍校開啟了輝煌的第一頁,黃埔軍校從此走向歷史大舞臺。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香港六合彩开奖历史记录